洞察者 | 重压之下多家车企下调年度目标 “金九

2020-09-12 12:40:56 栏目 : 人才招聘 围观 : 评论

[摘要]低迷的市场形势面前,有人选择坚挺,自然也有人选择妥协。

文/ 腾讯汽车 杨光

在朋友圈一片“你好九月”的鸡汤之下,是全年时间已悄然过去2/3的残酷事实。

而敢拍着胸脯说自己能完成年度目标的,恐怕连1/3都不到。

甚至不少车企都用“这是有史以来最困难的一年”来预测自身2020年的经营情况。

低迷的市场形势面前,有人选择坚挺,自然也有人选择妥协。

据腾讯汽车的不完全统计,已先后有不少于10家车企在公开场合或在公司内部下调了年度销量目标。

重压之下,没有人能独善其身。

车企花式调整背后

今年3月,长城汽车在圈内第一个宣布下调年度销量目标,从此前制定的111万辆下调至102万辆,用彼时董事长魏建军的话讲,长城只是把行业的真实情况呈现出来而已。

两天后,广汽集团则以下调今年销量预期的方式(由原来增长8%改为增长3%),同样将年度销量目标由222万降至212万辆。

相比之下,长安的调整显得更为隐晦。

在4月发布的2019年报中,长安方面表示今年董事会定下的目标为力争实现产销191万台。

但是按照长安在2019年所发布的第三次创业计划,2020年集团销量目标要达到400万辆,这也意味着长安的下调幅度超过五成。

“从一定程度上讲,下调目标也是车企基于行业受到疫情影响的正常应对举措。”一位资深评论员表示。

数据显示,今年上半年我国汽车销量为1025万辆,同比下降16.9%,乘用车更是同比下滑22.4%。

有媒体统计指出,前六个月产销完成率超过40%的车企仅有4家。

7月底,东风悦达起亚宣布将年度目标下调至27万辆(年初为零售35万提车31万),由此又引发了车企的第二轮调整潮。

8月28日,此前曾对外表示目前不对年度目标做调整的吉利也借着中期业绩发布,将原定141万的年销量目标下调至了132万辆。

在现代汽车集团(中国)副总裁、东风悦达起亚总经理李峰看来,过度追求一个大的目标,压力往往会让营销动作和经销商动作变形,从而产生一些负面效果。

“在销量目标上保证一定的自由度,可能会完成的更好。”

另据腾讯汽车了解,虽然不少车企并没有公开宣布调整年度目标,但其实也在内部悄然更新了当年的销量预期。

当换人成为最后的救命稻草

你知道这八个月我是怎么过的吗?

这既是演员张家辉被调侃套用最多的一句“台词”,也是当下汽车人最为真实的生存写照。

事实上对于营销老总而言,销量目标的调整并不能完全消除自身压力,相反,他们还要面对岗位被撤换的尴尬处境。

以吉利和长城为例,两家企业在下调年度目标的同时,销售一把手也皆因多种考量而有所调整。

其中负责吉利品牌和几何品牌营销工作的冯擎峰已不再担任吉利营销系统的职务,而是将负责路特斯品牌的全球业务。

同样,长城汽车高级副总裁兼销售公司总经理李瑞峰的工作重心也向WEY品牌进行了转移。

而对于那些调不调结果都差不多的企业来讲,换人,也就成为了最后的救命稻草。

今年1-7月,神龙汽车累计销售26342辆,同比下滑65.4%。

在数天前刚刚召开的干部大会上,这家中法合资公司再度换帅,来自东风股份的陈彬接替李军担任执行副总经理、党委书记,后者另有任用。

这也是神龙在四年内第二次更换中方一把手。

在此之前,尽管已经跑赢大势,但东风乘用车公司副总经理颜宏斌还是因个人原因提出了辞呈。

当然,业绩做的出色自然也会有嘉奖。例如周先鹏、陈昊就在保留原职的前提下,近日双双升任东风公司总经理助理。

相比于自主品牌,跨国公司的日子其实也没好到哪去。

通用中国钱惠康、奥迪中国武佳碧、宝马中国刘智等这些业内耳熟能详的名字都在今年悄然远离了大众视野。

而成为东风悦达起亚历史上首位中国籍总经理的李峰,成为北京现代历史上首位代表韩方股东的中国人向东平,则是今年为数不多的亮点。

值得注意的是,即便今年整体形势吃紧,但却鲜有车企对旗下产品进行大规模调价,可以说,充满各种套路和猫腻的官降已经被越来越多精明的消费者所看破。

又一年的“金九银十”已经到来,它究竟能够给中国车市带来多大的推动作用,一切都还是未知。

不过也正如一位车企高层所说,“我们会坚持做那些难以完成的事,而难以完成正是价值所在。”

文末彩蛋

说了这么多下调的企业,你知道谁是上调年度目标次数最多的企业吗?

答案是:东风本田。

2019年,东风本田先后三度上调年度目标,从66万,68万,一直到70万台,并最终以71.4万台收官。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相关文章